:::回到首頁網站地圖English (Web)
回到最高行政法院首頁認識本院公告事項資訊查詢服務政風專欄會統專欄便民服務相關網站
資料查詢
:::
政風專欄子選項
政風法令
政風消息
廉政會報專區
政風專刊
政風案例
遊說法資訊專區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連結圖示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連結圖示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連結圖示
智慧財產法院連結圖示

裁判書用語辭典資料庫查詢查詢

政風專刊

【94年5月份選輯】科技行竊,該當何罪

行竊前的竊聽窺視等準備行為,可能觸犯妨害秘密罪章。

  前些日子新聞報導,一位有過竊盜前科紀錄的李姓中年男子,在本年的四月四日凌晨,攜帶購自日本的高科技儀器,包括一具花了新臺幣六萬多元買的「隔牆聽」、八十多元買的「光纖窺視鏡」和一具V8攝錄影機和錄音筆的裝備,前往臺北市漢口街一幢民宅的二樓準備行竊,他先用「隔牆聽」竊聽屋內的人活動情形,確定裡面沒有動靜以後,再使用細小的「光纖窺視鏡」由門下隙縫伸入屋內,窺視屋內情況,並用V8攝錄影予以錄影和錄音,對內部情形掌握以後,才用鐵絲把門鎖撬開進入屋內,由於翻箱倒櫃的聲音過大,驚醒借住在這屋內的日籍人士東見。當東見發現屋內有陌生人在活動,就出聲詢問。李嫌見為人發覺,心中一急便謊稱自己是偵探,受聯邦調查局之託辦案,要這位日本人安靜配合,讓他繼續辦案,並且把那些帶來的只有間諜才會使用的專業器材給日本人看。這一招果然高明,把這位日本人唬得幾乎信以為真,因為這些專業器材,過去只有在電影的鏡頭中見過,還好他臨時想到,幾天前曾經看到當地萬華警察分局的防制犯罪宣導的文件,其中就曾告知警方需要進入人民住宅,都會出示「搜索票」。便要求季嫌提出證件,至此李嫌知道行蹤已為人識破,在後退無路之下,想作困獸獨鬥,掏出攜帶的小刀,撲向那位日本人。他料想不到這位日本人卻是深藏不露的柔道高手,不但沒有被刺過來的小刀嚇倒,反是一個「過肩摔」,就把李嫌擺平在地。然後報警把李嫌逮捕。李嫌在警局並不承認自己是在行竊,先是自稱是一位教交際舞的老師,後來又說是徵信社的社長。花大錢買來那些高科技儀器,只是想用來調查女友有沒有「劈腿」,進入這戶人家是因為聽到有女子啜泣聲,身為大男人,路見不平前往蒐證,這一番美化自己的說詞,稍有社會經驗的人,一聽就知道是胡言亂語。精明幹練的警察人員豈會輕易上當,結果還是被警方以竊盜未遂的罪名移送法辦。

  由於這件案件是警方首次遇到的運用高科技儀器竊盜,這些科技產品,連警方看到也為之驚訝不已。一般竊盜除了一些慣竊會攜帶破壞性工具,用來破壞那些防盜的鐵窗、門扇之外,慣用的手法都是順手牽羊做做無本生意。或者闖空門,碰運氣,正好屋主不在家,便來個大搬家。很少有人會像這件案件的主角肯花上大筆鈔票,作前衛性的經營。因此,警方對他的犯案的動機十分懷疑,直覺地認定這位李性嫌犯不是單純行竊,只是李姓嫌犯稱得上是一位行家,態度冷靜、沉著。任憑警方怎麼問,就是不針對問題來回答。問了大半天還是不能突破他的心防。最後是依竊盜未遂的罪名移送檢察官偵辦。這麼一來,似乎忽略一個法律問題,就是李姓嫌疑人花了大本錢買來這些儀器,也找到了使用的場所,而且還把儀器窺視屋內情形用V8拍成照片存查; 使用「隔牆聽」偷聽到的屋內人士的對話,也用錄音筆錄了音。這些竊盜前置的作為「闖空門」的參考行為,行為人要不要負起刑事責任,也就是說這些行竊的準備行為,是不是單獨成立犯罪的問題?

  提到這個問題,就難免要想到,多年以前,一位年輕貌美,在政治舞台上人氣旺盛,曾任臺北市議員的某某女士,與一位「劈腿男」在一處隱密處所偷情,結果被有心人用事先偷裝的「針孔攝影機」,把他們一舉一動的香艷鏡頭全都錄,而且製成光碟大事散布,一家平面媒體甚至拿來作為出版品促銷的贈品。因而轟動當年的社會。涉及這件案件的相關人等該負的刑事責任,目前都已定讞。由於這件使人隱私大曝光案件,在當年社會興起保護隱私,嚴懲偷拍的修法活動,政府也從善如流,在刑法的妨害秘密罪章中,增列了第三百十五條之一和第三百十五條之二兩條法條,其中第三百十五條之一法條是這樣規定的: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是銀元,折合新臺幣九萬元)以下罰金。一、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二、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第三百十五條之二是三百十五條之一的加重規定,凡是意圖營利,供給場所、工具或設備便利他人為前條的行為,或者意圖散布、播送、販賣前條規定的偷拍下竊錄的內容者,要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萬元 (亦為銀元)以下罰金。這兩條因為名女議員隱私曝光一案而增訂,人稱「XXX條款」的法條,已經在八十八年的四月二十一日公布施行。李姓嫌犯是使用「隔牆聽」來竊聽屋內的人談話聲音,然後加以錄音。「隔牆聽」是以探針傳導原理製作的竊聽儀器,品質奸的可以把聲音放大十餘倍,普通住宅的四吋牆壁,就很容易達到竊聽的目的。至於「光纖窺視鏡」,一般人只在好萊塢的「神偷」系列電影中看到過,兩厘米至四厘口徑的鏡頭,可以延伸入屋內達三十公尺。這樣的長度,有可能穿越客廳進入內室,平時視為隱密處所的內室隱私,在不知不覺中,很可能已全都露。李姓嫌犯是以這兩種高科技儀器,在行竊之前進行窺視、竊聽,以後加以錄影照相和錄音。有關窺視部分,新聞報導沒有提到已經窺視到屋內的人非公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的隱私部分。是不是符合法條第一款的規定還有疑問? 利用「隔聽牆」部分,已經聽到屋內的人談話的聲音,而且還用錄音筆予以錄音,行為應該與這法條第二款規定的犯罪要件相當。不過,這法條的犯罪,依刑法第三百十九條的規定,須告訴乃論。必須被害人提出告訴,檢察官才能偵辦。另外李姓嫌犯是以窺視、竊聽作為犯竊盜罪的方法,為現行刑法第五十五條後段的牽連犯,妨害秘密部分的犯罪要從一重的竊盜罪來處斷,在刑罰方面對他沒有多大影響。牽連犯的規定,已經在這次刑法修正案中刪除,明年的七月一日起就要實施,未來在一罪一罰的情形下,有這種情形就要分別處刑。

  目前竊盜案件猖獗,一直是社會大眾揮之不去的夢魘! 傳統的「闖空門」大搬家已經讓普羅大眾防不勝防,如今還添上高科技的工具,增加行竊的得手率,小老百姓的被竊夢魘,真不知幾時休!

更新日期:2015/06/11
瀏覽人數: 2618358261835826183582618358261835826183582618358

版權宣告 / 隱私權保護 / 網站安全政策
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TEL: 02-2311-3691 / FAX: 02-2311-1791 
最高行政法院版權所有 c 2013 Supreme Administrative Court, All Rights Reserved.

最高行政法院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