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網站地圖English (Web)
回到最高行政法院首頁認識本院公告事項資訊查詢服務政風專欄會統專欄便民服務相關網站
資料查詢
:::
政風專欄子選項
政風法令
政風消息
廉政會報專區
政風專刊
政風案例
遊說法資訊專區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連結圖示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連結圖示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連結圖示
智慧財產法院連結圖示

政風專刊

【94年5月份選輯】淺析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罪

只要有索賄的意圖,不一定要講明索賄的金額,法院即認為其行為已符合「要求」之構成要件。

一、案例:
  甲係某政府機關秘書室科員,負責採購業務,民國九十一年七月間,負責該機關某攝影專輯採購案之相關招標事宜,於召開審查評審會議後,由A公司取得優先議價權,同年八月間A公司負責人乙將估價單送交甲,甲要求搭乙之便車至郵局辦事,在車上甲向乙表示: 「A公司投標文件『規格與說明』上漏蓋一個印章,下次來時記得補蓋……,這個印章你要送我多少錢」,本案經臺灣高等法院以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罪判處甲有期徒刑三年六月,甲上訴最高法院遭駁回確定。


二、研析:
本案甲於索賄時雖有警覺,但法院於審理時有下列之見解,足供公務員警惕。

(一)本案中A公司負責人乙自始即不願致送賄賂與甲,但因甲不斷的利用各種機會,明示或暗示要求乙儘快致送賄賂,乙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乃以手機與甲聯絡,乙表示: 「那甲大哥,你講的意思我都知道啦! 但可是…,對不起,我真的是沒有經驗,所以可否給我明示一下。」甲: 「沒有、沒有! 」乙: 「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處理。」甲: 「你高興就好! 你資料拿過來時,看怎樣拿過來嘛,好不好! 」等語,甲於審判理辯稱上述電話內容,無法證明其有索賄的意圖,惟法院認為甲在上述通話中亟欲迴避及阻止乙在電話中繼續談論,反可證明甲、乙2人在通話前確曾談過交付賄賂,否則乙在打上述電話時,顯是語焉不詳,常人豈能知其意? 衡情當加以詢問清楚,以明究竟才是,然甲卻答稱: 沒有、你高興就好等語,顯違常情。被告雖甚聰明,但聰明反被聰明誤,足供公務員引以為鑑。另甲於審理時抗辯:未有金額,顯未索賄。但法院認為公務員索賄未明示金額,僅代表索賄金額為開放性,不論金額或多或少均在索賄的意圖內,並不因此不該當索賄之行為。亦即貪污治罪條例中第四條及第五條中之賄賂罪,在「要求」階段,現行法院見解認為公務員並不一定要講明索賄的金額,只要有索賄的意圖,法院即認為其行為已符合「要求」之構成要件。

(二)另公務員常誤以為現行刑法及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已有妨害秘密罪之規定,故一段民眾不敢隨意將與公務員問的對話予以錄音。放在本案中甲即抗辯私人之錄音行為應受到刑法第三百一十五條之一第二項「無故以錄音…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或談話者」之規範,而在本案中乙之私人秘密錄音事先並未取得甲之同意,其錄音之目的,在於誘導甲掉入其所誤的陷阱,目的即有不法,自應受證據排除法則的適用。因在本案中乙所提供的錄音帶,足證明公務員甲有索賄意圖最重要的依據,如此證據被排除,本案是否能構成犯罪,即大有疑問。但最高法院認為刑事訴訟法上「證據排除原則」,係指將具有證據價值、或真實的證據因取得程序之違法,而予以排除適用。惟通訊保障及監察第二十九條第三款規定「監察者為通訊之一方或已得通訊一方事先同意,而非出於不法目的者,不罰」,即通訊之一方非出於不法目的之錄音,所取得的證據,即無證據排除之適用。本案中乙側錄其與甲電話交談經過的錄音,該錄音係由通訊之一方所錄製,其目的為保護自己,即為保留公務員甲犯罪行為之證據,並非不法,自無證據排除原則的適用,最高法院此見解足供公務員警惕。

三、結論
  公務員服務法第二十一條第三款規定公務員對於承辦本機關或所屬事業公用物品之商號,不得私相借貸、訂立互利契約或享受其他不正利益,這是身為公務員,尤其是辦理採購人員所應遵守的,若能謹遵,何愁刑法加身,本案例僅供公務員參考。

參考:最高法院九十四年度臺上字第716號刑事判決

更新日期:2015/06/11
瀏覽人數: 2493300249330024933002493300249330024933002493300

版權宣告 / 隱私權保護 / 網站安全政策
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TEL: 02-2311-3691 / FAX: 02-2311-1791 
最高行政法院版權所有 c 2013 Supreme Administrative Court, All Rights Reserved.

最高行政法院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