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網站地圖English (Web)
回到最高行政法院首頁認識本院公告事項資訊查詢服務政風專欄會統專欄便民服務相關網站
資料查詢
:::
政風專欄子選項
政風法令
政風消息
廉政會報專區
政風專刊
政風案例
遊說法資訊專區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連結圖示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連結圖示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連結圖示
智慧財產法院連結圖示

裁判書用語辭典資料庫查詢查詢

政風專刊

【94年6月份選輯】貪瀆犯罪案件調查相關問題之探討

壹、前言
  人民參加各種公務員國家考試,經過激烈競爭始能獲得錄取,再經由訓練合格,完成分發任用銓敘程序,始能代表國家執行公權力,此等榮譽與權力得來不易,但不可諱言,仍有極少數不肖公務人員不思戮力從公,心存貪念,以致利用身分、職權、機會圖牟私利,不僅破壞政府廉能形象,亦給自己帶來牢獄官司之累。司法 (警察)機關對於貪瀆犯罪之查緝始終不曾懈怠,歷年來之肅貪成效亦屬有目共睹,然而隨著社會環境變遷,保障人權之呼聲日益高漲,在積極查緝貪瀆犯罪與維護公務人員職業尊嚴及人權之間,何者為當,其拿捏分寸頗有探討之空間。有鑒於此,妥就實務上司法 (警察)機關執行貪瀆犯罪調查較常受到人民或公務員質疑之作為,試擬假設案例一則,並提出若干問題,以及就相關問題逐一解析,希望大家對此一課題能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貳、假設案例
  甲司法警察機關接獲民眾匿名投書,檢舉乙公務機關A公務人員經常利用經辦採購業務之職權機會向廠商索賄,並違背職務驗收不實。甲司法警察機關於立案後,承辦該案之組長X,為清查A財務狀況,以機關函文向A所往來之金融機構治調帳戶明細資料,以及指派專案小組成員Y、Z對A實施全天候之跟監作為及拍照錄影蒐證。經調查得知A經常於下班後進出聲色場所,並以高級進口車代步,其支出顯與收入不相當,且金融帳戶內,亦有十餘筆鉅額款項以現金或匯款轉帳方式存入,其中有多筆款項係由現正與乙公務機關有採購往來之丙廠商所匯入。甲司法警察機關認為該匿名檢舉投書所指述之內容具有相當可信度,為進一步掌握A行蹤及其交往關係,即向該管檢察機關聲請對涉案人A公務人員使用之個人行動電話及住家電話與辦公室專用電話執行通訊監察獲准,另為避免A潛逃,函知內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限制A出境。
於通訊監察期間某日夜間,X經由對A所使用行動電話之監譯內容,得知A正於丁色情酒店接受丙廠商負責人B邀宴作樂,且當場接受B所致贈之賄款新臺幣 (下同)五十萬元。X即向長官報告,並報請專案檢察官S同意,於當晚十一時許,由X率隊前往了色情酒店拘提A、B,當場於A隨身手提袋內搜索查獲賄款五十萬元,檢察官S同意司法警察官X、Y、Z對A、B進行夜間詢問,甲司法警察機關並協調專案檢察官S行文各相關機關 (金融行庫)凍結A金融
帳戶及名下財產 (含不動產、汽車、股票證券等)之交易。

參、問題提出
  本案例中所涉及的問題,除了司法警察機關及檢察機關代表國家執行犯罪調查與追訴的司法公權力外,亦包含有犯罪嫌疑人應受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是否遭受不法侵害。本案例情節中所牽涉之刑事調查權限及人民可能遭受侵害之基本權利等相關問題,計有:

一、甲司法警察機關能否僅憑一紙匿名投書,即展開犯罪調查?其執行之法源依據為何? 司法警察機關能否毫無限制地發動犯罪調查?
二、甲司法警察機關調閱A之金融帳戶資料、派員對A實施全天候之跟監與拍照、對A聲請實施通訊監察等作為,有無必要性?
三、甲司法警察機關為預防A潛逃所採行之限制出境作為,是否違反比例原則而侵害到人權?
四、甲司法警察機關組長X率隊,於夜間進入丁色情酒店拘提A、B及進行夜間詢問之作為,是否與人身自由權保護之規定不符?A、B能否拒絕司法警察機關之夜間詢問?
五、甲司法警察機關協調檢察官行文凍結A金融帳戶及名下財產之作法,是否允當?

肆、問題解析
一、甲司法警察機關依其組織法及刑事訴訟法之相關規定(註一),對於涉有刑事犯罪嫌疑者,自得依其權責進行犯罪調查之行動。檢舉書仍不失為其有告發之性質,至於其形式究係採取「匿名」或「具名」,雖然會影響司法警察機關展開初步調查之時程及心證,且依各司法警察機關內部有關受理檢舉案件之處理程序及作業規定,除非該紙投書之內容情節顯無可信或未涉及犯罪,否則司法警察機關仍應極盡調查之能事,俾還原事實真相。若確有涉及犯罪,則依法調查偵辦,若未涉犯罪,則予以澄清結案,至於涉及公務人員行政疏失或法令缺失、措置失當等問題時,則應函送該管行政機關依權責參處。依本文問題意旨,因該紙匿名投書所指述之情節具體,且具有查證路線,則甲司法警察機關本其權責進行調查,於法尚無不合,亦無濫權之虞。

二、國民個人之金融機構帳戶資料除為私人隱私權外,亦具有財產權對外存在之形式,均應受保護; 私人通訊及非公開行動之自由,與財產權等為基本人權保障之核心,對於上開財產權、秘密通訊權及自由權,政府應避免干涉介入,但此為原則,於例外情況下,依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政府並非不得以法律限制之。如司法警察機關之犯罪調查,屬於「維持社會秩序」之必要手段,於刑事訴訟法、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相關法律規定授權下,得以侵害最小之方式下,調閱特定人民的金融帳戶資料,監控其行動路徑與接觸對象,並予以秘密照相或攝錄影蒐證,以及透過儀器設備監錄犯罪嫌疑人之對外通訊內容。故甲司法警察機關為調查蒐獲A涉嫌貪瀆犯罪之具體事證,所實施之調閱金融帳戶資料、秘密跟監照相及通訊監察等作為,雖有其必要性,但個案執行時仍應恪遵相關法令規定,如調閱金融帳戶資料之對象應限縮為犯罪嫌疑人或重要關係人。又如對於通訊監察所監錄或蒐證跟監所拍攝與案情無關之內容,縱有違背私德,亦不得公開,違反者,執行人員除涉及行政疏失責任外,恐需另負民事或刑事責任 (註二)。

三、人民出入國境為憲法第十條所保障之居住及遷徙自由,但此一自由之行使,仍有例外之限制,如犯罪嫌疑人或被告為逃避司法機關之追緝或刑罰處分、鉅額欠稅之納稅義務人為抗拒繳稅欲逃離國境等,國家基於實現公平正義之司法威權或是維護賦稅正義之公權形象,以及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之需要,經由立法者制定法律,授權司法機關或行政機關對於重大犯罪案件嫌疑人或欠稅達一定金額之國民,予以限制出境之處分(註三)。依本文問題意旨,A所犯為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之違背職務收賄罪嫌,其最輕法定本刑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屬重大犯罪案件,故甲司法警察機關為預防A潛逃報請檢察官採取限制出境之作為,應無違反比例原則。

四、關於人民身體自由之保障,憲法第八條規定甚詳,司法警察機關應依法定程序始得為逮捕或拘禁人民之作為,此處所指之法定程序規定於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五條 (合法傳喚不到,得拘提之)、第七十六條 (逕行拘提)、第八十八條 (現行犯或準現行犯之逮捕)、第八十八條之一 (緊急拘提)等。依本文問題意旨,A所犯為最輕本刑十年以上之罪,符合刑事訴訟法第七十六條逕行拘提及第八十八條之一緊急拘提之要件,且其收受賄賂 (賄款五十萬元)及接受不正利益 (色情酒店招待)之犯罪行為均屬進行中,A 、B(觸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之行賄罪)二人亦屬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八條所規定之現行犯,則甲司法警察機關組長X率隊進入酒店拘提A、B之作為,應屬合法之行為。至於A、B得否拒絕夜間詢問部分,甲司法警察機關已獲專案檢察官S同意對A、B 二人進行夜間詢問,其作為已符合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之三第一項第三款規定,A、B二人自不能拒絕,但甲司法警察機關於詢問過程中仍應給予A、B二人必要之休息,否則恐有違反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疲勞訊問之問題,惟A、B二人可行使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第二款之緘默權 (即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意思而為陳述)。

五、貪污犯罪屬於公務員職務上之財產犯罪,其犯罪所得為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所稱之「囚犯罪所得之物」,應依同法條第三項規定予以沒收; 另依貪污治罪條例第十條第一項規定: 「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者,其所得財物,應予追繳,並依其情節分別沒收或發還被害人。」,第三項則規定: 「為保全前二項財物之追繳、價額之追徵或財產之抵償,必要時得酌量扣押其財產。」; 另外貪污犯罪屬於洗錢防制法所稱之重大犯罪,行為人利用金融帳戶隱匿貪污不法所得之行為,同時觸犯洗錢防制法,該法亦有沒收、追徵、追繳及抵償之規定 (註四)。實務上,司法機關為求能夠及時掌握犯罪者不法所得之其體事證,以及避免犯罪行為人脫產,並可確保日後判決確定後之執行成效,乃由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指揮偵查之權責,命令相關金融機構、地政機關、監理機關等予以配合,就特定犯罪嫌疑人之金融帳戶及名下財產予以凍結,暫停或禁止其交易處分。故本問題有關甲司法警察機關協調檢察官行文凍結A金融帳戶及名下財產交易,確有其必要性,其作為亦稱允當,但應注意,凍結之額度宜在實際貪污犯罪所得總額之內,不得恣意擴大逾越範圍,而對人民財產造成侵害。

伍、結語
  保障人權之法律規定愈多,貪瀆犯罪調查之作為所受到的限制將會更大,所取得證據應受到的審查亦較嚴格,就法治文明之發展而言,此為自然之趨勢。撰寫本文之主要目的,是希望達到貪瀆預防之效果,讓公務員了解到司法警察機關可以經由綿密之司法調查作為,讓不法貪瀆犯行曝光接受國法制裁,另外地快公務員能夠了解司法警察機關執行貪瀆犯罪調查時,也同樣要遵守相關法令的約束與限制,而非恣意濫權,最後則是提醒司法警察機關人員,辦案時必須秉持依法調查之良知,切勿知法犯法,否則自己亦會受到相當之懲處或刑罰。

附註:
註一、參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八條第一項及第二項有關偵查之開始、第二百二十九條至第二百三十一條有關偵查輔助機關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之職權規定。司法警察機關除受檢察官指揮協助調查犯罪外,亦得本於職權,於知有犯罪嫌疑時,開始
進行調查,並將調查之情形報告該管檢察官。

註二、如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十九條至第二十三條、第二十七條至第二十八條等條文,均明定違反保密義務之罰則。其中受害人得請求損害賠償、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及回復名譽 (參照第十九條); 損害賠償總額,按其監察日數,以每一受監察人每日新臺幣一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計算。但能證明其所受之損害額高於該金額者,不在此限 (參照第二十條): 公務員或曾任公務員之人因職務知悉或持有依本法或其他法律之規定監察通訊所得應秘密之資料,而無故洩漏或交付之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參見第二十七條); 非公務員因職務或業務知悉或持有依本法或其他法律之規定監察通訊所得應秘密之資料,而無故洩漏或交付之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二萬元以下罰金 (參見第二十八條)。

註三、參見入出國及移民法第六條第一項,國民因涉及刑案而符合各款規定情形者,應不予許可或禁止其出國,其中第二款: 因案通緝中,或經司法或軍法機關通知限制出國者; 第三款:有事實足認為有妨害國家安全或社會安定之重大嫌疑者; 第四款: 涉及內亂罪、外患罪重大嫌疑,經權責機關通知限制出國者;第五款: 涉有經濟犯罪或重大刑事案件嫌疑,經權責機關通知限制出國者。另第九款依其他法律限制或禁止出國者,較常見於稅務稽徵案件,如稅捐稽徵法第二十四條第三項即規定「納稅義務人欠繳應納稅捐達一定金額者,得由司法機關或財政部,函請內政部入出境管理局,限制其出境;。」

註四、相關條文參見洗錢防制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第八條之一、第九條第一項、第十二條。其中第八條之一第一項為目前檢察機關執行凍結 (即禁止處分)犯罪可疑帳戶之法令依據,其條文內容為: 「檢察官於偵查中,有事實足認被告利用帳戶、匯款、通貨或其他支付工具從事洗錢者,得聲請法院指定六個月以內文期限,對該筆洗錢交易之財產為禁止提款、轉帳、付款、交付、轉讓或其他相關處分之命令。其情況急迫,有相當理由足認非立即為上開命令,不能保全得沒收之財產或證據者,檢察官得逕命執行之,但應於執行後三日內.報請法院補發命令。法院如不於三日內補發時,應即停止執行。」

 

更新日期:2015/06/11
瀏覽人數: 2750538275053827505382750538275053827505382750538

版權宣告 / 隱私權保護 / 網站安全政策
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TEL: 02-2311-3691 / FAX: 02-2311-1791 
最高行政法院版權所有 c 2013 Supreme Administrative Court, All Rights Reserved.

最高行政法院 QR CODE